痛嗎?不痛我就繼續了...

自媒體 自媒體

[本文來自:www.lgxpca.icu]

第一章 孩子?你配嗎? [原創文章:www.lgxpca.icu]

你知道什么是絕望嗎?那種把心撕成了一片一片,踩在地下任人踐踏的感覺,生不如死。

三年零四個月又八天,一千二百二十三個日日夜夜,顧婉霜就是過著這種生活,每天都像被鈍刀子割肉一樣在她心上劃,一刀又一刀。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也不知道陸云琛,什么時候才肯放過她。

顧婉霜沉默的看著手中兩道杠的驗孕棒,心里莫名的想笑,卻笑不出。想哭,淚也流干了。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心里說不出的滋味。

這是第幾個了?應該是三個了吧。

毫無疑問,這個孩子還是會被陸云琛親自打掉的,即便這個孩子是他的親生骨肉。

顧婉霜沉默的將驗孕棒丟進馬桶沖走,即便知道最后結局,她也想能夠晚一些,再晚一些……

陸云琛回到家時,看到窩在沙發上像貓兒一樣乖巧睡去的顧婉霜,漆黑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神情。但隨即,又被滔天的恨意取代了。

“起來。”他一把揪住顧婉霜烏黑的長發,狠狠的往后拽,使其露出痛苦的小臉。

每次看到顧婉霜痛苦又隱忍的神色,他就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趴下!”他冰冷冷的命令。

顧婉霜眼里沒有一絲波瀾,只有麻木。熟稔的將陸云琛的褲子解開,趴好。

陸云琛一把扣住她纖細的腰肢,狠狠從后面貫穿了她。粗暴狂野的占有著她,沒有一絲溫情。

“唔……”顧婉霜痛苦的趴在地上,默默承受著男人殘忍的發泄,全身向散了架一樣。

空氣中彌漫著糜爛的氣息,讓顧婉霜痛苦的閉上雙眼,死死咬住嘴唇。。

不知多久,陸云琛終于從她身體里退了出來。顧婉霜一下癱倒在地,赤裸的身體上青紫斑斕。

“顧婉霜,你知道你現在像什么嗎?”陸云琛嘴角掛起一絲殘忍的笑容,眼睛里沒有半分溫度。“像一條下賤的發春母狗。”

顧婉霜閉上雙眼,充耳不聞。這種話在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里她聽了無數次,早就麻木了。

她何嘗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下賤?像個母狗一樣茍延殘喘,任人擺布。

陸云琛看著她的模樣,如鷹隼般的眸子里滿是陰狠。一腳朝她身上踢去,“起來!”

顧婉霜顧不上身上的疼痛,雙手下意識的護住小腹,平靜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慌張。

剛捂住才反應過來,糟糕!

果然,陸云琛瞇起了眸子,凌厲的掃向她,聲音如萬年寒冰。

“你懷孕了。”

“沒有!”顧婉霜矢口否認,身體微顫,語音里卻有著止不住的恐慌。

她說完這句話,心里卻一片死灰。她知道,以陸云琛的聰明,一定不會相信。這個孩子,注定還是保不住了。

顧婉霜臉上滑過一絲苦楚,閉上了雙眼。

耳邊果然傳來冰冷刺耳的話語。

“打掉。”

第二章 你毀了我的全世界,我要毀了你

短短兩個字比尖銳的利劍還鋒利百倍,一點一點,刺穿她的心,血流成河。

即便早就知道這個結果,顧婉霜還是止不住的痛。

她臉色煞白,靜靜的看著陸云琛,漆黑的眸子里空洞無神。

陸云琛注意到她的異樣,忍不住冷笑一下,眼里滿是譏諷。

“你以為,你這種下賤的人配懷上我的種?”

顧婉霜身子微顫,心里凄涼無比,聲音止不住的沙啞。

“可這個,是你的骨肉。”

陸云琛瞇起眼眸,面無表情。“投在你的肚子里,是他的不幸。”

顧婉霜死死咬住嘴唇,口腔里彌漫著血腥味,雙眸死死的盯著這個男人,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問他:“陸云琛,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呵……”陸云琛嗤笑一聲,仿佛聽到了天下最可笑的話語。眼里滿是陰狠,“你在做夢?”

他突然一把揪住顧婉霜的頭發,迫使其凈白的小臉往上抬,臉上滿是寒霜的一字一句道:“顧婉霜,你有什么資格問我?我愛誰,你不清楚嗎?我愛的人早就被你逼走了!我恨你,恨不得吃你肉喝你的血!我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連閨蜜的男人都搶,你這么下賤怎么不去賣?你這種女人,我怎么可能愛你?我恨不得你死!”

“那你殺了我呀!”顧婉霜眼里滿是瘋狂,凄涼的大喊:“你想要我的命,我給你!”

“我怎么能這么便宜你!”陸云琛狠狠將她甩到地上,聲音冰冷殘忍。“我要你一輩子,都生不如死。”

顧婉霜倒在地上,滿身的疼痛比不上內心的凄涼。

“陸云琛……我沒有,我沒有逼她……我沒有……”她死命搖頭,想要辯解,陸云琛卻一個字都不肯信。

“如果不是你給我下藥,還讓月兒看到,月兒怎么會走?”他惡狠狠的盯著眼前這個女人,眼里滿是猩紅。

“我沒有!”顧婉霜爬起來,倔強的解釋,陸云琛卻摔門離開,留下她赤身裸體的倒在地上大哭。

“我沒有……我沒有……”顧婉霜喃喃念著這句話,撲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這三年,她無時無刻不在后悔。為什么要愛上不該愛的人。

認識十二年,結婚三年。她以為有這些時間,陸云琛就算不愛自己,也能多多少少相信自己點。

可是她錯了,陸云琛的心,根本就是石頭做的。

她每次解釋,陸云琛都會冷冷的丟來一句:不是你下藥,為何你在我的床上?

她也沒法解釋,為什么三年前一覺醒來,就在陸云琛的床上躺著。為何這一幕剛好被顧如月看到。

她至今都記得,當時陸云琛宛惡魔一般氣的猩紅的雙眼,一把掐住自己的窒息感,讓她至今不寒而栗。

顧如月就這么的消失了,留下一封信后消失的無影無蹤,任憑陸云琛找遍了全世界都沒有任何的音訊。

她只記得,在不眠不休找了三個月后,陸云琛將她從家里拖了出來,如同死狗一樣丟在地上,漆黑的眸子里沒有一絲溫度的看著她:“顧婉霜,你不是想和我結婚嗎?”

她害怕的搖頭拒絕,那時的陸云琛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宛如從地獄里爬上的惡鬼,隨時吞噬她的血肉。

陸云琛殘忍的笑笑,一把揪住了她的頭發,低聲在她耳邊說:“你毀了我的全世界,我要毀了你。”

從那以后,她噩夢一樣的生活就開始了。

第三章 你的腎拿出來吧,還有用

顧婉霜大口大口的呼吸,緊握著胸口,這里似乎麻木了,又似乎還活著。每當她哭的時候,才感覺自己還活著。

她赤身裸體的躺在地上,感受著地板傳來的絲絲寒意,將身子蜷成了一團,死死的抱住腹部。

似乎只有這樣,她才能稍微感受到一絲孩子的跡象。

哪怕這個孩子,在她肚子里根本待不長……

對不起,寶寶,是媽媽不好,沒有能力保住你……

第二天一早,陸云琛就派人把她架到了醫院,顧婉霜神情麻木的躺在手術臺上,沒有任何掙扎。

感受到冰涼的機器一點一點的進入到體內,她緩緩閉上了雙眼,仿佛流產的不是她,而是別人一樣。

有些時候,心哀莫過于心死。

手術結束的很快,顧婉霜捂著肚子,渾身酸疼得朝外走去。

“踏,踏,踏。”一陣有節奏的皮鞋響聲。

顧婉霜詫異的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朝自己走來的陸云琛,心中莫名的閃過一絲悸動。

可就在下一秒,陸云琛說的話卻讓她如墜地獄,渾身冰冷發寒。

“你的腎,拿出來。”

陸云琛修長如玉的手指滑過顧婉霜烏黑順直的長發,聲音清冷,仿佛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卻讓顧婉霜頭皮發麻,渾身僵硬的動彈不得。

“你……說什么……”顧婉霜臉色變的煞白,久久無法回神。

她強擠出一絲笑容,眼里滿是哀求。“云琛,你是不是說錯了?”

陸云琛雙眸銳利的看著她,如雕刻般的五官突然露出一絲譏諷的笑容。

“你沒聽錯。”他修長如玉的手指輕輕的從她頭頂滑過,落在她后腰部位,冷漠至極的說:“你的腎還算有些用處,不要浪費了,挖出來吧。”

“不……”顧婉霜惶恐的搖頭,一把推開陸云琛,慌張的往后退。

蒼白的小臉露出絕望致死的哀傷,她愛了陸云琛愛了十二年啊!

可他卻殘忍的讓自己流了三次產,現在還要生生的挖了她的腎!

“月兒回來了。”陸云琛絲毫不為所動,冷到極點的聲音淡淡的傳來。“她這些年吃透了苦頭,腎功能衰竭,需要換腎。我剛剛查了你的資料,正好符合。”

顧如月回來了?!

顧婉霜被這個消息震得七葷八素,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了陸云琛要她腎的話,忙連連搖頭。

“我不,云琛,我不要!”她一把抓住陸云琛的衣袖,秀美的小臉上滿是絕望的哀求,聲音嘶啞。

“云琛,我求求你,你不要挖我的腎好不好?我給你錢,去找腎源好不好?不要挖我的,不要!”

她無助的哀求,希望讓眼前這個男人打消念頭。

“錢?”陸云琛瞇起漆黑的眼眸,臉上掛滿了諷刺,“你以為你還是顧家的大小姐?哪來的錢?”

他一把捏住顧婉霜的下巴,聲音冰冷刺耳。“這是你欠月兒的,這不過是個利息!”

說罷,一把將顧婉霜丟到一旁,看都沒看,轉身離開。

“不!”

顧婉霜狼狽的趴在地上,忍不住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她以為自己的淚早就流干了,可現在才發現,那不過是剛剛開始。

第四章 陸云琛,你害死我全家還不夠嗎

別墅寂寥空曠,黑漆漆的,沒有一絲人氣。

陸云琛不在,他自從三年前結婚后,只有想折磨她的時候才會回來。

顧婉霜拖著酸疼的身子爬到臥室,渾身上下沒一處好地,每走一步,都像在刀尖跳舞一樣,痛不欲生。

電話突然響起,是三年沒有聯系過的哥哥。

顧婉霜忙摁下接聽鍵,里面傳來哥哥冷漠又刺耳的聲音:“顧婉霜,你害死了爸媽,現在滿意了嗎?”

什么意思,爸媽死了?

掛上電話,顧婉霜發瘋一般的朝外跑去。

她跌跌撞撞的跑向顧家,鞋子跑丟了都不知道。渾身狼狽的出現在顧家門口,雙腳被尖銳的石子劃破,留下一地血跡。

這身上再疼,又怎及她看到顧家門口靈堂時的痛楚?

一瞬間,顧婉霜胸口如被石擊,疼的喘不過氣來。

顧婉霜瘋狂的闖進靈堂,不顧一切的撲到棺材上,看到里面躺著兩個熟悉的身影,她像是失了魂一樣,失去所有力氣,跌倒在地。

“爸爸……媽媽……”她喃喃低語,雙目通紅,整個人被哀傷籠罩。

為什么上天總是這樣,一點點奪走她所在乎的人,將她拉入絕境的深淵!

如果要懲罰她,那就拿走她的性命啊!

“你現在假惺惺的跑來有什么用?”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她背后響起。

顧婉霜抬起頭,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哥哥……”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顧婉霜被打的一個站立不穩,跌倒在地。

“哥……”她身子顫抖著,慘白著笑臉看向眼前這個滿臉怒火,恨不得想殺了她的男人。

“別喊我!”顧明咬牙切齒,眼底滔天的恨意,怒聲罵道:“你不配做我妹妹!”

他一把將顧婉霜粗魯的扯了起來,摁著頭貼在棺材臉上,失控的大罵:“你現在滿意了?爸媽被你害死了!如果不是你三年前惹怒陸云琛,顧家怎么會落到這個地步?!”

“你說什么?是陸云琛……”顧婉霜睜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不可能……他答應過我不動你們的,怎么會……”

“滾!”顧明眼里幾乎噴出了火,將她推出靈堂,怒聲大罵:“我跟你從此一刀兩斷,你不配祭奠爸媽,滾!”

“哥,不要!”顧婉霜滿臉淚痕,凄涼無助的苦苦哀求,“讓我再見爸媽最后一面好不好?我求求你!”她邊說邊跪了下來,朝靈堂狠狠的磕頭。

力道越來越大,血跡從額上滑下,模糊了她的視線。

“滾!”顧明臉上滿是冷漠,眼里厭惡到了極點,讓人強行將她丟了出去。

“哥……”顧婉霜狼狽的趴在地上,臉上塵土和淚水混在了一起,凄慘至極。

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

陸云琛不是說只要自己乖乖聽話,就會放過顧家嗎?為什么爸媽會被害死!

她錯了,竟然會相信一個惡魔的話!

顧婉霜凄涼的趴在地上,哭著哭著,發瘋一樣的笑了起來。

雨唰唰的下著,淋濕了她的身軀。寒氣侵入她的體內,顧婉霜終于經受不住,昏倒過去……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后續內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自媒體微信號:777y掃描二維碼關注公眾號
愛八卦,愛爆料。
小編推薦
  1. NO.1 盤點只有老司機才聽過的英雄臺詞,孫尚香和羋

    上次貓叔收集了一些霸氣的英雄臺詞 受到了老鐵們的喜歡 雖然你們沒有直說 但是從你們積極的后臺留言當中 貓叔 就可以看出來 以后有什么你們想

  2. NO.2 香甜軟糯中透著陣陣肉香,可把人饞壞了!

    香甜軟糯的板栗既是厚味的小零嘴,同時也是入菜的好搭配。今天分享一道應季的厚味佳肴,把板栗、南瓜等食材和排骨一路燒制,給濃烈的肉香增

  3. NO.3 啪啪時女票超能夾緊是什么感覺?

    從前有個人,人稱3X哥。X哥愛污漫,一畫不吃飯,天天開火車,嗚嗚嗚嗚嗚,呆萌愛搞笑,逗比又好色。既愛啪啪啪,也愛么么噠,鍵盤遙控器,榴

  4. NO.4 中國知網免費入口學生登錄(2019知網賬號密碼分享)

    2017年知網的收入高達9.7億,毛利率高達61%,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達到72%。知網查重是大學生畢業前的夢魘,不僅是擔心過不了查重,還因為知網查重

  5. NO.5 英國女王衣櫥有哪些“玄機” 王室造型師揭秘——

    參考新聞網11月1日報道 英媒稱,從收集五光十色的雨傘到為女王試穿新鞋,女王陛下的助手兼王室首席造型師安杰拉凱利撰寫的一本新書圍繞治理女

  6. NO.6 “你忍著點,撥出來時會有點疼。”

    第1章 接受不了 “別,別在我爸面前做!不要!” 宋斯曼無數在顧少霆的身下承歡,衛生間,辦公室,樓道間,野外,每次她都浪著聲求顧少霆給她

  7. NO.7 2019法律熱點案例分析(法律案例大全及分析)

    張扣扣報復殺人 因22年前目睹母親被鄰居王家人打死,2019年2月15日,陜西漢中35歲男子張扣扣將王家父子三人當眾殺害。當日,被害人王校軍、王正

  8. NO.8 MBI、MFC、華克金崩盤是必然!!!

    戳看新聞也賺錢一、張譽發被捕和保外候審,7月11開庭,這條官方消息大家都知道。請問MBI,如果張譽發被判五

Copyright2018.七云自媒體資訊站,讓大家及時掌握各行各業第一手資訊新聞!

麻将风云老虎机怎么玩 内蒙古自治区11选5 泳坛夺金河南近200期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电子版 股票在线开户流程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 北京小赛车怎么玩 北京快3一定牛1001北京快3一定牛 河北快3倍投方法 涨停后股票操作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18149期 天津十一选五官方开奖 sg飞艇是哪个国家的 北京快3技巧稳赚方法 平特四肖连精准网站 广州发展股票行情